批阅

烧钱不断、上市成迷,满帮集团真的能成为货运版滴滴?

创业如此艰难 05-15 09:22

作者 | 于斌

来源 | 于见(ID:mpyujian)

在中国的互联网流量大战中,各方资本力量的加持往往让行业竞争对手们陷入疯狂烧钱的境地,”补贴战”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平台们抢占用户和市场的重要法宝之一。滴滴与快的、美团与大众点评、58同城与赶集网无不经历了这一残酷的过程。

而无一例外的,它们纷纷都以一方退出或互相合并来终结这场“扰乱行业正常秩序”的竞争,投资人们不会放任企业这么永无止境地“恶性竞争下去”,企业本身也无法承受长此以往的“用烧钱抢市场”的亏本买卖。

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一家在大众领域没有那么知名,却在B端领域大名鼎鼎的货运物流平台公司——满帮集团,被称为“货运版滴滴”的它,正在急速奔跑的路上逐渐成长为货运物流领域的“独角兽”,在此过程中,“烧钱”、“亏损”的争议一直伴随着它,而满帮集团也正在谋求在资本市场上市,以实现最终在资方、行业、用户市场多重破局。

关于满帮集团

满帮集团是幸运的,由“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大平台合并而来的它没有像滴滴与快的们一样最终斗得“一方一家独大、一方黯然出局”,而是通过满帮集团的形式得以同时保全,同样经历了多年“恶性”竞争的它们历经了从“相杀”到“相爱”的完整过程。

这个故事要从“运满满”和“货车帮”两个平台分别说起。

都在2013年创立的“运满满”和“货车帮”都算得上是中国货运物流互联网平台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二者都打上了鲜明的创始人烙印。

运满满的创始人叫张晖,他拥有几乎“完美”的大公司职业履历。华为、联通都是他早期任职的公司。2004年,张晖正式加入阿里巴巴集团,负责阿里旗下B2B业务条线的销售工作,他在阿里呆了近九年后最终选择跳出,这个年限在奉行“三年醇”的阿里来说算是“基石”老员工了,随后不久张晖创立了运满满。

货车帮创始人戴文建毕业于四川大学金融专业,他早在1997年就与人合伙创立了中国知名的灯具品牌“雷士照明”并一直担任雷士照明的营销总监到2005年。随后他开始转战物流行业进行自主创业,并于2013年推出同样是整合货车司机资源的互联网平台“物流QQ”和“货车帮”,随后货车帮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

运满满和货车帮都赶上了中国O2O高速发展的“风口期”,在它们创立的2013年,资本市场开启了对二者的“疯狂追逐”。

从2013年到2017年,运满满前后开启的融资多达7次,红杉资本、光速中国都是其中的“明星”投资机构,一直到2017年底运满满完成总金额达1.2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它的市场估值已经超过四十亿美元。

货车帮同样也是飞速发展,同期的它也经历了六轮融资,并获得了腾讯产品共赢基金、高瓴资本、百度资本的青睐。在2016年底B轮的时候,它的融资额就已经达到1.15亿美元,估值超过十亿美元,B轮之后货车帮又融资超过了2亿美元,总估值与运满满也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作为业务领域几乎完全重叠、货运司机几乎也都在同时使用的两款产品,运满满和货车帮当然免不了“硬碰硬”。从广告到补贴、从明面上的竞争到暗地里的竞争,双方对市场的争夺可谓白热化。

甚至在2016年底,双方的竞争发展到了货车帮向警察报案,举报运满满使用“呼死你”等恶意电话骚扰工具对大量货车帮用户进行恶意骚扰和言语辱骂的程度。2017年8月,货车帮被指“非法入侵运满满系统窃取货源信息”,时任货车帮CEO还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和询问。

在这种激烈的竞争态势下,双方的正常发展明显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态势,各种各样的恶性竞争手段都被曝了出来,这除了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也造成了很差的社会舆论。

与此同时,行业里的其他竞争对手们也虎视眈眈,根满帮集团“即将完成新一轮十亿美元融资,用于补充资金,将领域扩展到无人驾驶技术。新一轮融资或让公司估值达90亿美元,低于100亿美元的初步目标”。

这就让业界有点看不懂了,毕竟无论是从市场环境、融资进度还是香港财政司司长、满帮集团内部的消息来看,满帮肯定是在进行上市之前的准备“没跑了”,可目前的最新消息来看,满帮集团到底什么时候上市仍然还是迷一样的存在。

与满帮集团上市成迷相对应的,是它烧钱不断、持续亏损的经营难题,也许这才是满帮集团上市进度迟迟未定的主要原因,毕竟在资本市场越来越理性的今天,一家持续亏损的公司再大也会面临持续不断的质疑。

经过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与市场抢占,满帮集团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至今“盈利模式仍然不清晰”。从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分别运营期,到合并成立满帮集团,其大部分时候都处于烧钱抢占市场、补贴司机的状态,并未建立起有效的商业盈利闭环。

一直到今天,满帮集团还尚未实现扭亏为盈。

而当满帮集团近年试图开始用平台收费、发力车后市场等系列动作来摸索良性盈利模式的时候,它又开始面临行业内的强烈抵制。

比如满帮在合并成立的两个月后就分别在国内四个城市试运行“向货主用户收取基础会员服务费,根据在满帮平台上发布的信息条数,按年收费,费用从数百元到一万多元”。收费消息一经传出,满帮立即就遭受到了物流圈的强烈抵制,不少人指出,货车帮在推广之初曾经向用户许下的“终身不收费”承诺。

而即使“收费”成功、用户能够普遍接受,在货运物流领域行业内普遍存在的以量取胜的粗放式经营模式让该行业存在着利润率低、资源散乱的市场乱象,这些问题会让满帮集团的盈利空间非常有限。

说到底,满帮模式是典型的以烧钱、补贴的形式实现“低价”垄断货运物流市场,所以它被业内称为货运行业的滴滴,但一旦满帮集团开始进行收费或其他盈利性考量,它是否能对货运司机形成足够的牵制、竞争对手会不会在此时再度出现就成为了很大的问题。

资本永远不可能是满帮集团的核心优势,它必须要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商业、发展模式才能最终在行业内高枕无忧。毕竟论起资本来说,谁也无法保证京东、顺丰甚至BAT们在未来某个时候不会在货运物流互联网平台领域插上一脚。

烧钱不断、上市成迷的满帮集团真的能成为货运版的滴滴吗?这个问题可能还是要留给未来的二级资本市场去检验,而在此之前,满帮集团最好能提前构建起自己资本之外的核心优势。

举报

创业如此艰难

关注0 | 粉丝152

+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