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劫后重生”的万达:修剪旧业务,文旅杀回马枪

时代财经 04-15 10:15

来源:视觉中国

两年前的出售资产无疑是万达对现实的妥协,但绝不是王健林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认输的表现。用资产换到现金之后,万达成功“松绑”,不甘心的王健林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他开始重新构建万达。

去年,万达文旅再度出发,金融集团也“变脸”投资集团,万达还建立了新的企业管理服务公司。可以说,眼下的万达与两年前相比,已经有着两幅不同的面孔。

文旅再启航

每年贷款利息超10亿、偿还期长达15年……顶着4200亿的债务压力,万达在2017年做出了甩卖资产的决定。

一位曾经供职于万达文旅的人士认为,2017年7月是万达文旅的历史分界线。彼时,王健林将13个文旅城打包出售给融创,但保留了万达文旅品牌的输出管理权限。直到去年10月,万达将文化管理100%股权出让给融创,彻底切割了13个文旅项目。

“虽然万达在售出资产后继续以品牌输出的姿态参与运营,但在实际操作中,整个节奏和模式已经开始向融创倾斜了,万达的思路倾向于结合影视产业,融创有很明显的资本气息,是以商业化的角度去运营。所以,交易的那一天我们就预想到了现在的结局。”

切割旧项目后,万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有意放弃文旅板块。但从去年开始,王健林就不断用行动反驳流言,新万达文旅的每一个动作都像在对外宣告“万达文旅卷土重来了”。只是,重新回到跑道的万达文旅已经有了和以往不同的发展思路,他把重心放在了“大西北”地区。

就在几天前,王健林在甘肃省招商引资暨陇商大会上宣布,未来3年,万达将在甘肃新增投资约450亿,其中不仅包括1个超大型文化旅游项目、还包括5个万达广场、3个五星级酒店。

这不是万达近期在甘肃的第一个大动作。去年11月初,万达就曾在北京与兰州市政府签订协议,占地约1300亩、总投资近300亿元的万达城即将落地兰州。而且在此之前,万达在甘肃已经完成了6个万达广场、1个五星级酒店,累计投资180亿元。

对于投资甘肃原因,王健林坦言与“一带一路”战略相关,“我们看好甘肃是一带一路的战略实施地点,未来将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节点和门户省份,投资甘肃即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他同时表示,到贫困地区投资也是扶贫。

除了甘肃外,有着浓烈革命情节的陕西同样是万达文旅的重要目标。早在2016年的11月,万达就与陕西省签订了一份投资额达1030亿的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陕西省内10个城市新建19座万达广场,另投资500亿建一座万达城。

或因债务问题,这一计划迟迟未能推进。去年,复苏的万达文旅重燃斗志,陕西也成为其新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王健林辗转于西安、延安,重启了西安万达城项目,还与延安政府签订了《延安万达红色旅游小镇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从现在的投资轨迹来看,万达更加重视贫困落后地区如甘肃省以及红色老区(比如延安)的投资,“也就是说,万达在追求公司发展的同时更加注重社会效益、公司的公众形象以及与政府关系了”。

他分析称,万达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转变,是因为在经历过之前的风波后,其逐步认识到,公司的发展不能只是单纯追求经济利益,而是需要和政府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

商业继续加速

万达的改变不只体现在文旅集团。从万达文旅这一轮动作可以看到,万达旗下商业地产“万达广场”出镜率十分高。作为万达地产集团乃至整个万达集团里最核心的业务,商业地产始终是万达最拿得出手,也是其无法割舍的一个板块。

在万达广场的发展上,王健林有着极高的野心。2017年时,他为万达广场定下了“2028年建成1000座”的目标。而在债务危机前后,万达广场的发展思路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调整,都是以轻资产为主要模式。不同之处在于扩张的节奏,债务压力得到缓解后,王健林更加强调万达广场的扩张要“快”。

一方面,在王健林“覆盖全国90%的城市”的主张下,万达广场扩大了覆盖范围,从一二线城市下沉至三四线城市。截至2018年底,万达广场开业的数量已超过280座,其中,一线城市占比约7.7%;二线城市占比约33.7%;三、四线城市的占比达到约58.6%。

另一方面,在积极为万达文旅奔走的时候,王健林也没有忘记要将万达广场带上。在万达与甘肃、陕西政府的合作中,万达广场的落地都是计划中的重头戏。

“上一个阶段,万达正在进行轻资产转型,从万达过去几年的年度工作报告来看,里面反复提到,不要做地产商,要以‘收租’度日,万达的租金主要是万达广场了。”柏文喜认为,现在的万达更加聚焦于自身的主业是一件好事。

过去一年,万达录得租金收入328.8亿元,同比增长28.8%。王健林在年度工作总结中称,这是集团收入中,其最希望看到增长的部分,也是最可靠的部分。他还表示,再过几年,万达租金收入如达到千亿,单凭这一条,万达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这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万达广场都将保持冲刺的状态。万达预计,至少有45个商业项目会在今年面世,到2019年底,万达广场的开业项目数量将攀升至337个。另外,王健林还要求,从明年开始,万达广场每年开业计划要有富余量,至少增加10%,确保每年不低于50个广场开业。

修剪旧业务

由于是主营业务,文旅和商业总是万达最受关注的两项业务。但在万达内部,变化最大的却是鲜少被万达和外界提起的金融业务。

2014年,对金融领域有着极大兴趣的王健林开始酝酿搭建金融业务板块,他曾在公开场合提到,万达金融板块的业态可能会包括保险、银行、证券、财务公司、投资公司、资产管理等方面,并且直言希望这一业务能在五六年之后成为支柱产业之一。

也是在这一年,王健林抄底百年人寿,涉足保险领域,后来,百年人寿也成为万达金融集团的重要支撑。

但是,万达的金融集团在这两年发生了大的转变。2018年12月,绿城中国一纸公告披露,万达以27.18亿价格将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全部卖出,交易完成后,绿城中国将持有百年人寿11.55%的股份。随着所持百年人寿股权的转让,万达失去了手中唯一的保险牌照。

万达的举动让外界感到错愕。如果以成绩来作为评断标尺,金融集团的表现并不比别的板块要差。2018年,金融集团收入433.6亿元,完成年计划101%,同比增加28.6%。

有这样的业绩,万达为何还要把百年人寿卖掉?这个问题没有官方的标准答案。有人猜测,是因为百年人寿偿债能力逐步下滑触动了万达敏感的神经,也有声音认为,万达金融也要转型了,它不再坚持“全金融”的目标,而要把目光转到股权投资上。

第二种猜测已经得到了一定的印证。此前,万达官网默默将首页四大产业中的“金融集团”更改为“投资集团”,万达对于投资集团的描述是“万达投资集团拥有投资、网络小贷、私募基金等业务,通过普惠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社会民生。”

目前,万达投资集团的分类下,仅有互联网小额贷“万达小贷”一项。业内认为,与保险相比,网贷的分量显然要轻许多,未来投资集团是否能够达到被列入“四大产业”的实力或许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上述言论并非毫无根据,虽然万达没有对外释放丝毫消息,但近期其似乎已经开始寻找新的赛道。

今年3月,万达注册了一家名为“卓诚(大连)企业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投资公司,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服务、市场营销策划、人力资源服务、国内一般贸易等业务,万达集团是其唯一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8%。不过,眼下这家新的公司还没有更多的动作,劫后余生的万达未来会有怎样的格局?

举报

时代财经

关注1 | 粉丝59

+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