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凯金能源再闯IPO:资产负债率连年增长,董秘、财务总监变换不停

壹财信 10-18 12:04

文/《壹财信》

作者/边城

5月31日,广东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金能源")预先披露更新了IPO招股书。此次IPO,凯金能源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1,507.60万股,拟募集资金高达25亿元,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

2018年7月17日,凯金能源首次IPO因过度依赖大客户宁德时代、委外加工风险、快速变更募投项目和毛利率波动等问题被证监会"拒之门外"。在经历了首次IPO被否后,凯金能源和光大证券分手,接受中信建投近四个月的辅导后,再次冲击资本市场。

凯金能源资产负债率连年增长,多家明星资本持股等待分享资本盛宴,但核心高管特别是董秘和财务总监变动频繁,应引起重视。

资产负债率连年增长

结算使用票据比例飙升

凯金能源专注于人造石墨和复合石墨等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处于锂离子电池产业链的中游。产品主要应用于动力类电池、消费类电池以及储能类电池等领域。

翻阅招股书后发现,凯金能源的资产负债率和结算使用票据比例这两方面和同行相比表现不是很好。

2016-2018年,凯金能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5.45%、25.89%、47.41%,而同行可比公司同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8.61%、26.44%、27.22%,总体较为平稳。

而凯金能源的资产负债率在呈现逐年增长趋势的同时,2018年更是远超同行水平。

除了资产负债率逐年增长之外,凯金能源的结算使用票据的比例也有上升。2016-2018年,凯金能源结算使用票据的比例分别为10.34%、24.05%、35.90%,而同行业的平均值为17.73%、16.88%、19.56%,2017年和2018年也远远超出了同行。

不得不说,近两年的凯金能源为了发展规模也真是够"努力"了。

董秘、财务总监共进退

为上市三年换三人

据公开信息,报告期内凯金能源的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这两个职位变动特别频繁,而承担公司上市工作最重要的这两个职位不能稳定或影响公司的上市进程。

2015年,公司聘任陈熙为董事会秘书、邹远林为财务总监;而后到2016年,董事会秘书改由童军担任,财务总监改由陈江玉担任。

2018年7月,财务总监陈江玉因个人原因辞职。也正是在当月,凯金能源首次IPO上会被否。紧接着8月份,董事会秘书童军也因个人原因辞职,两个职位同期都出现空缺。

一直到2019年1月,凯金能源聘任孙策为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然而仅仅两个月过后,孙策就因个人原因离职。随后,公司聘任邓剑虹为财务总监、刘成为董事会秘书。

直到2019年3月,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这两个职位的人选才"尘埃落定",两人一上任就忙于凯金能源IPO事宜,上任2个月后就于2019年5月23日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

凯金能源不仅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更换频繁,其他高管也有变动。

2017年2月,公司运营总监石慧敏因个人原因辞职。

2017年8月,公司增选王俐为第一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同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还增选王一然为公司第一届监事。

2018年8月,公司原董事童军因个人原因辞职。同年,经公司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选举仰永军担任公司董事。

2019年1月,公司增资扩股完成后,原董事詹光玖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

事职务。同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选举杜硕担任公司董事。

根据创业板首发上市管理办法中的规定,发行人最近2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而凯金能源在报告期内,高管变动较多,尤其是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这两个职位,变动太过频繁应值得重点关注。

多家明星资本持股

分享盛宴仍尚待时日

凯金能源自新三板挂牌以来,就吸引了明星资本机构的青睐,其中就有横琴君联世成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君联世成")。

2016年11月,君联世成以15,000.00万元认购凯金能源475.5669万股,持股凯金能源14.15%,之后凯金能源还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和增资,截至本次发行前君联世成在凯金能源共持股10.52%。

公开信息显示,作为君联资本旗下的君联世成共有三家股东,分别是北京君联成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君联成业")、厦门建发新兴产业股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拉萨君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拉萨君祺"),分别占股66.23%、33.11%和0.66%。

其中,北京君联慧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君联慧诚")在君联成业占股70.09%,君联慧诚的股东中,还有凯金能源的前股东西藏东方企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方企慧"),东方企慧曾在2016年11月在凯金能源认购5,000.00万元并占股4.72%。后于2017年6月5日,东方企慧与西藏达孜联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达孜连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158.52万股以31.60元/股的价格全部转让给达孜联科。

君联慧诚的股东构成复杂,除了东方企慧,还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下称"全国社保基金会")、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厦门建发集团有限公司、拉萨君祺、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和福建盼盼投资有限公司等股东。其中全国社保基金会占股33.33%,是君联慧诚的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拉萨君祺也是君联世成的股东。君联慧诚还对外投资了哇唧唧哇娱乐(天津)有限公司这家知名影视传媒公司。

君联成业另一个股东拉萨君祺是君联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君联管理")的全资控股公司,而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想控股")在占股20%,进而联想控股通过君联管理间接持股凯金能源。

不仅君联世成和联想控股有着股权联系,凯金能源的第六大股东达孜连科还是联想控股的全资控股公司,达孜连科在凯金能源共占股3.51%,联想控股通过达孜连科在凯金能源占股3.51%。

凯金能源这块"香饽饽"不仅吸引了君联资本和联想控股,连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加入了进来。2018年末,凯金能源增加了多家新股东,其中就包括星界新经济股权投资基金(深圳)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星界投资")。

星界投资以2亿元认购凯金能源353.7569万股,在凯金能源持股7.82%。而刘强东控股的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京东邦能")在星界投资占股14.32%。

刘强东在京东邦能持股45%,其他持股人是刘强东在京东的得力干将李娅云和张雱,分别占股30%和25%。因此,京东邦能通过星界投资也间接持股凯金能源。京东邦能在凯金能源首次上市失败后还能"勇敢"入股,看来对其未来成功上市应该是信心满满。

《壹财信》注意到,凯金能源存在的问题还不止于此,我们将继续给予关注。

举报

壹财信

关注0 | 粉丝2

+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