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成都先导:创始人神秘"消失",高管被证监会质询

号外 08-09 10:40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作者/邵叶蓁

在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鸣锣上市之后,第二批2家科创板公司也于8月8日挂牌上市。备受市场期待之下,成都先导药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先导")也迎来了它的科创板IPO,2019年7月9日,成都先导获受理,2019年8月6日,进入问询阶段。

反观其身后,当年的创始人之一神秘"消失",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也深陷纠纷"悬而未决";除此之外,公司董事被证监会质疑,法人股东也因违反相关条例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成都先导内控管理或存在隐患。

创始人神秘"消失"令人不解

实控人陷纠纷"悬而未决"

成都先导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主营DEL技术提供药物早期发现阶段的研发服务以及新药研发项目转让,同行业可比公司为药明康德、康龙化成、睿智化学、药石科技、美迪西、维亚生物。成都先导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JINLI(李进),也是成都先导前十大股东中唯一的一名自然人。

据招股书,JINLI(李进)曾就职于国际知名药企阿斯利康,2012年5月从阿斯利康离职,后于2012年6月回国并创办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先导有限",发行人前身)。在此之前,JINLI(李进)就已邀请其校友蒲丰年一起组建创业团队,JINLI(李进)为首席执行官、首席技术官,主要负责将发明创意实现商业化,而蒲丰年为首席运营官,为创业项目寻找天使投资,并实现创业公司的落地。

据公开信息,蒲丰年为了这个创业项目,辞去了原来的CEO职务,与李进一起开始了创业征程,这两个老男孩携手创业的故事也曾被传为美谈。

2012年2月22日,成都华川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与蒲丰年共同出资设立了先导有限,设立之初,蒲丰年持股28.57%,不过招股书解释,蒲丰年的股权实际出资人系张驰,属股权代持。但招股书中关于这位创始人也着墨不多,在成都先导后来的历史沿革中,创始人蒲丰年就神秘"消失"了,令人不解。

此后,先导有限在JINLI(李进)的经营管理之下,于2019年3月26日完成股份制改革,开始冲刺IPO。

2016年、2017年、2018年与2019年1-3月,成都先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42.91万元、5,321.87万元、15,119.60万元、5,075.30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297.42万元、-2,308.07万元、4,496.05万元、4,442.33万元,净利润从2018年才扭亏为盈。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017年、2018年与2019年1-3月,成都先导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23%、66.62%、82.66%、79.15%,同期行业平均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97%、43.98%、42.29%、43.14%,除了2016年,成都先导近三个财务报告期的综合毛利率都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业绩虽然亮眼,但控股股东、实控人JINLI(李进)却不省心。

招股书披露,控股股东、实控人JINLI(李进)存在一宗作为被告的未决诉讼案件,主要涉及附条件赠与合同纠纷,涉案金额约813.46万元。2019年4月1日,王成周向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新区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起诉JINLI(李进),其中提到,王成周诉JINLI(李进)对精准医疗负有忠实、勤勉义务但其违反了该等义务,从而违反了赠与条件构成违约,要求其返还相关费用合计813.46万元。

虽然该案目前仍在审理中。不过法律意见书还提到,高新区法院于2019年4月11日裁定冻结JINLI(李进)持有的发行人股份,经JINLI(李进)申请解除冻结并提供银行存款810万元作为担保,高新区法院于2019年5月23日裁定解除JINLI(李进)持有的发行人股份810万(占注册资本2.25%)的冻结并立即执行。

公司高管遭证监会质询

股东曾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成都先导董事王霖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

根据成都先导招股书,王霖从2018年7月至今,任成都先导董事职务,并通过鼎晖新趋势、长星成长间接这享有发行人0.10%的权益。与此同时,王霖还兼任其他9家公司的董事、3家公司的监事。在王霖担任董事的多家公司之中,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弘药业")值得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康弘药业成立于1996年,2015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主营业务为生物制品、中成药及化学药的研发、生产、销售。

然而,2019年6月25日,康弘药业收到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其中,重点问题二提到,董事王霖担任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董事,是否存在未经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的情形;董事在其他单位任职是否存在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发行人同类的业务的情形。

对此,2019年7月22日,康弘药业作出了回复,表示王霖在成都先导任职均不存在以上情形。

不知同样的问题会不会出现在成都先导的问询里?同时也不免让人担忧,身兼多职的王霖是否有精力履行董事职责?

除此之外,成都先导的股东还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据招股书,钧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钧天创投")持有成都先导3.780%的股份、(下称"中岭燕园")持有成都先导0.833%的股份。公开信息显示,钧天创投曾在2015年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而中岭燕园则在2019年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均已被移出。

而成都先导存在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其供应商及募投项目也疑点重重,《号外》将继续关注。

举报

号外

关注3 | 粉丝11

+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