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阅

鹏华优质治理12年亏损两成,基金经理“一茬不如一茬”

号外财经 02-27 16:40

文/号外财经,厉山

作为“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鹏华基金早在1998年便成立,这家坐落于改革开放窗口城市的深圳基金公司在过去的20年里,以“中国速度”从仅有20亿元规模发展到如今的突破3000亿元。

但规模的上升仅仅说明其把握住了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黄金时段,在投资者心中,他们只关心自己买的基金能否赚钱,而鹏华发行的鹏华优质治理却偏偏寒了投资者的心。

鹏华优质治理12年亏损两成

基金经理“一茬不如一茬”

作为鹏华基金旗下成立时间较早的一只基金,鹏华优质治理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12年来,尽管这只基金进行过5次分红,可截止今年2月15日,其累计净值依然亏损了20.95%。

在发行时,该基金在投资目标中明确表示:“投资于具有相对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和良好成长性的优质上市公司,为基金份额持有人谋求长期、稳定的资本增值。”然而在以成败论英雄的资本市场中,这一美好目标早已被人们忘记,留下的只有投资者的鄙视与寒心。

作为一只有经历的基金,鹏华优质治理见证过的基金经理有10人之多,但从这些人的任职回报来看,却仅有3人可圈可点,首先是2007年4月25日到8月28日期间的杨靖和程世杰,仅仅4个月时间,二人就收获了41.4%,第二次是杨靖和顾少华,在2009年1月17日到10月12日期间,二人收获了46.08%的业绩。

但号外财经观察后发现,这两次颇为值得称赞的时期也是A股市场大涨的时间段,说到底还是市场造就了辉煌的业绩,因为这两次,鹏华优质治理的重仓股全都是以银行、地产、煤炭为主,在当年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周期股是力撑宏观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在这两次辉煌的中间阶段,也就是2007年8月末到2009年初期间,鹏华优质治理在主要基金经理没有变动的情况下,业绩却亏损了48.36%,原因自然是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的重创。

此后,以杨靖为代表的一批老将不在参与鹏华优质治理的管理,而这之后,该基金的业绩表现就再无亮眼之处。谢可管理的大部分年份里,A股主板市场均以下跌为主,这让其任职回报亏损了20.15%,而张戈和后来的吴印,则幸运的抓住了2014/2015年的牛市。再此后的基金经理从业绩角度看,管理能力远远不及前任们。

牛市亏损基金经理遭撤换

新任基金经理重防守

值得一提的是,吴印与胡东健二人合作于成长股的行情末尾,也就是2015年年底,当年四季度,成长股反弹强劲,这让二人在2016年一季度的重仓股中把成长股作为了重要配置对象。省广集团、网宿科技、立讯精密、慈文传媒、亚联发展、华英农业、法尔胜、东杰智能、刚泰控股、海螺水泥前十大重仓股中,中小创占到了8只。

但2016年的行情完全变脸,此前反弹强劲的成长股行情更像是回光返照,这让重仓成长股的鹏华优质治理在2016年一季度亏损了13.18%,在二季度市场短暂横盘后继续下跌,全年该基金亏损13.37%。而直到当年年底,吴印与胡东健二人还是手握成长股,即便是2017年资金明显向主板市场集中,两人的前十大重仓股中还是有4只是成长股,并且除青岛海尔一只股票以外,并无其他消费股。

2017年一季度,鹏华优质治理净值亏损2.48%,3月份,吴印就因公司工作安排而离任,此后就离职了。独掌大权的胡东健在2017年三季度将鹏华优质治理的重仓股又转向银行与券商股,四季度又转向了钢铁、电力等强周期股。整个一年,基金经理都似乎对消费行业无动无衷,最终在牛市行情下,亏损了8.57%。

这期间,胡东健也在7月份于“公司工作安排”下离任,接任胡东健的郑川江显然也是差强人意。投资者更是对该基金的糟糕业绩愤怒不已,纷纷在网上谴责基金经理的无能。纵观这一年,鹏华优质治理历经3位基金经理,但业绩依然还是悲催。

资料显示,郑川江历任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长城证券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助理。2015年2月加盟鹏华基金任职于研究部,2015年6月担任基金经理。其接手鹏华优质治理时的经验仅有2年多,而此前管理的鹏华环保产业股票、鹏华动力增长目前也都是亏损的。

在2017年踏错板块的郑川江在去年一季度增加了成长股配置,前十大重仓股里六只都是中小创,但此时正是股指处于高位的时候,下跌也才刚刚开始,不过该基金的这时已经下跌了7.15%,远远超过沪深300的-3.28%。

受到惊吓的郑川江此后开始缩减成长股配置,二季度多只成长股被换成了电力股,三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里,电力股占到了6只。不过在市场整体下挫时,该基金继续下跌7%以上,这促使郑川江在四季度的策略完全转成了防守,前十大重仓股全都变成了电力股,分别是桂冠电力、川投能源、华电国际、国电电力、大唐发电、国投电力、长江电力、皖能电力、华能国际、粤电力A。

仅这十只股票就占到了基金比例的54%以上。不过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在2018年四季度沪深300下跌12.45%的情况下,该基金净值仅下跌了1.3%,而且还远远强于同类均值的-6.59%,这样的“强劲”表现已经很久没有在鹏华优质治理身上体现过了。

不过郑川江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防守操作,在进入2019年,沪深300反弹已经达10.9%,全市场的混合型基金平均上涨也有5.82%,但鹏华优质治理却仅仅上涨了1.9%,明显又处于落后位置。

看来这位靠防守躲过一劫的电力“大咖”如今还是没能踩在点上,究竟2019年能否为投资者挽回此前的损失,至少目前来看还是希望不大。

举报

号外财经

关注2 | 粉丝2185

已关注
 
-->